弗赖登塔尔(H.Freudenthal,荷兰)说:

没有一种数学思想, 以它被发现时的那个样子发表出来。
一个问题被解决以后, 相应地发展成一种形式化的技巧,
结果使得火热的思考变成了冰冷的美丽。